第一章 妖魔祸世,推演面板

  “王阎,你在那儿磨磨唧唧的干什么?”

  “再不快点,可就误了巡夜交接的时辰了!”

  一道急切的声音在王阎的耳边响彻。

  王阎迷茫的打量着四周这片陌生环境。

  夜半三更,明月高悬,青砖黛瓦,红漆木柱。

  一个身材高瘦,穿着古代衙役服饰的年轻人,正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

  他左手执梆,梆下挂一面锣,右手挑着一杆纸糊的灯笼,腰后挂着一柄长刀。

  这人是谁?

  这又是哪里?

  我怎么来到这了?

  一时间,各种问号在王阎的心中迸发。

  下一刻。

  伴随着阵阵如同针刺一般的疼痛,一股股零碎的记忆不断地涌入王阎的脑海中。

  “嘶——嗯~”

  一时间,王阎头疼欲裂,脸色因为疼痛而变得发白扭曲,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让他忍不住发出一声压抑的痛苦呻吟。

  “王阎,你怎么了?身体没事吧……”

  催促王阎的年轻人发现了他的不对劲,连忙上前查看道。

  “我……没事……”

  王阎用手揉了揉太阳穴,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他居然穿越了!

  从刚才涌现出的记忆得知,眼前这个这个催促自己的年轻人,是原身在县衙中的好友李三通。

  “你这……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撑到接岗!”

  “最近情况紧急,上一岗是宋头儿带的队,咱们要是敢拖他的岗,那以后真的不用在衙门混了!”

  李三通松了口气,善意的提醒着王阎。

  “我明白的,咱们走吧!”

  王阎微微点了点头。

  见此情景,李三通也不再说话,提着灯笼便向外走去。

  王阎跟在李三通的身后,面色显得十分凝重。

  原身与自己同名同姓,今年十七岁,自幼被人遗弃在一镖局门口,被一位镖师抚养长大。

  然而原身性格懒散,加之在练武一道上资质一般,一身武功也就混了个稀松平常的水平。

  整个就是一文不成,武不就,混吃等死混日子的混子。

  在三个月前,那镖师在押镖路上意外身亡,镖局不愿再养他这么一个闲人。

  于是,原身只得凭借镖师生前的关系进了阴平县衙,成了一名不在编的衙役,勉强算是吃上了皇粮。

  在原身的记忆里,县衙中的生活朝九晚五,黑白三班倒,上二休一,每月有二两例银,这三个月的日子倒也还算惬意。

  “唉,好在不是什么穷苦平民开局,既来之则安之吧。”

  王阎心中叹息,坦然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一阵眼花缭乱。

  下一刻,王阎的眼前突然浮现出一行行清晰的文字。

  【武学总览】

  【流云刀法(小成)】

  【铁砂掌(入门)】

  【可花费寿元推演武学,获得对应的进度感悟。】

  【当前自身寿元:四十八年】

  “武学面板?这就是我的金手指吗?”

  王阎看清其中的内容,眉头下意识舒缓了许多。

  流云刀法与铁砂掌,正是原身从那位镖师身上学来的成名武学。

  不过,这消耗寿元提前获得武学感悟的方式,是不是太坑了?

  学武的本质是为了强大自身,能够安身立命。

  但拿自己寿命升级武学,这不就成了本末倒置,妥妥嫌自己命长吗?

  如果这个面板上所显示的寿元没错,那算起来他能活到六十五岁。

  正所谓人到七十古来稀,在这样一个古代世界,他这得算高寿了吧?

  再加上自己这个衙役身份,虽然不在编,但好歹算是半个公务员,每个月还有二两银子的高薪,可谓吃喝不愁。

  这样的综合条件,已经是这方世界大多数底层人的奋斗终点了。

  他得多想不开,才会用自己的寿命换武学的晋升?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当真鸡肋!

  “王阎!王阎!你怎么又愣在那儿了?走啊!”

  走在前面的李三通听到身后没了动静,转头看到王阎眼神迷茫,站在原地,不禁再次催促道。

  “哦,这就来!”

  王阎心念微动,眼前的面板顿时消失不见。

  然后,他顾不得继续梳理脑海中的记忆,便小跑着跟上了李三通。

  ……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的涂抹在天际。

  放眼眺望过去,就连星星的微光都看不见,只有丝丝缕缕的月光透过缓慢移动的黑云时隐时现。

  王阎与李三通换下了上一班的巡岗,开始了今天的夜巡。

  “锵!锵!”

  两人每走过一段路,李三通便无精打采的敲击着手上的锣。

  那清脆嘹亮的声音,响彻在这空无一人的街道上。

  给这万籁寂静的夜晚,增添了一分生气。

  “这世道越来越乱了,听说前不久隔壁戚县闹了妖乱,死了不少人。”

  “首当其冲的是那些倒霉的老百姓,其次就是咱们这些吃官家饭的衙役捕快们。”

  “搞得咱们这巡夜的活计,是一天比一天严格,居然时不时还他么有查岗的!”

  “唉……这日子过的,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混吃等死,应付了事了!”

  李三通一边走,一边向身旁提灯笼的王阎倒着苦水,吐槽着手头的工作。

  夜班的衙役,主要负责夜间的巡逻工作,确保城市的安全和秩序。

  作为能跟前身成为好友的人,李三通自然也是个大混子。

  以往他们夜巡都是做做样子,现在猛然正经起来,不禁让他叫苦不迭。

  妖乱?

  死人?

  这不是个古代世界吗?

  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存在?

  王阎顾不得回应李三通的话,连忙翻找自己那些繁杂的记忆。

  过了片刻,他的面色顿时难看了许多,显得很是沉重。

  “妖魔,邪祟,这个世界真的是多灾多难。”

  王阎默不作声的向前走着,只是脚步却不似刚刚那般轻松。

  他目前所在的地方名叫阴平县。

  是大周王朝下辖上万个县城中,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地方。

  但是,大周王朝并不是他以为的普通古代世界,而是一个妖魔祸世,邪祟横行的超凡世界!

  这个发现,瞬间让他有种三观尽碎的感受。

  “前世虽然也会被社会所压榨,但好歹治安稳定,吃喝不愁。”

  “但现在穿越到这种朝不保夕的世界里,我真能活到寿终正寝那天吗?”

  一时间,王阎的心中升腾起一阵迷惘和彷徨。

  “王,王,王阎……你看,那是个什么东西!”

  这时,一旁的李三通突然停住脚步,语气带着惶恐。

  他那充满惊慌,结结巴巴的声音,瞬间打断了王阎的沉思。

  王阎下意识循声望去,一道伟岸的身影映入眼帘。

  那一身肌肉堆叠如小山一般,皮毛油光锃亮,脖颈之上赫然顶着一颗狰狞的狼头。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它还抓着两具残破的尸身,嘴里还在大口的咀嚼着什么,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不时有鲜血顺着它的嘴边向下流淌。

  “没想到,在离开的路上,还能碰到两个饭后点心……”

  一道粗砺的狰狞之声传出。

  紧接着,空气中便弥漫出一股浓郁的腥臭味,令人闻之作呕。

  王阎面色大变,浑身僵硬,心中疯狂预警。

  “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