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魔法世界

  云艺看着机窗外噼里啪啦的雨滴,思绪飘出良久。48

  “你离了这个家,就别回来了!”4

  “不回来就不回来,你们凭什么看不起我的梦想!我是一定要去北京的,我一定要弹吉他!”4

  “那都是不务正业,你弹吉他能有什么出息!好过你一辈子搬砖!”4

  “砰!”门被重重摔在了身后。7

  对于那个小小的家,云艺最后的印象是推开了劝阻自己的兄长,背着吉他摔门而出。3

  现在,他坐上了飞往北京的飞机,去往他那个梦寐以求的城市。1

  云艺闭上眼睛想小憩一会时,突然感觉到飞机剧烈的摇晃了起来,耳边传来了一声声哄乱,头顶掉下一个氧气罩。2

  几位略带紧张神色的空姐走出了商务舱。8

  广播声从头顶传来。2

  “各位乘客,我们的飞机遇上雷暴强气流,请大家系紧安全带,戴上氧气面罩,我们随时准备迫降!”1

  “再次提醒各位……”

  “滋滋……”随着刺耳的电流声从话筒中传出。1

  云艺将氧气面罩戴好,抱紧了怀里的吉他。1

  云艺下意识的坐起身瞟向窗外。

  窗外闪电一道接着一道,在他最后的意识里是满天的闪电和乌云翻滚的天空。3

  不久后……1

  一道“流星”划破了天际,尾部渐渐燃起了黑烟,以极快的速度下降着……

  “现在是北京时间……我国民航幺幺七号迫降,机身几乎粉碎性毁灭。

  “着陆时,但应急轨道并未使飞机减速,从而引起飞机二次炸裂,仅一名乘客获救,本台消息将持续……”4

  云艺的父亲看着抢救室外挂式电视上的新闻,再调转目光,看向室内已经命悬一线的儿子,身体九成以上烧伤……1

  “家属是哪位,实在抱歉的告诉您,抢救无效,我们尽力了,请您节哀……”

  这时,抢救室的隔离门敞开了,为首的主刀医师率先开口。

  “痛……好痛……”

  而此时的云艺感觉浑身都蔓延着剧烈的疼痛,模糊间仿佛听见了老爸的声音。

  “我的儿啊……你醒醒,只要你好好的,爸让你去北京弹吉他还不行吗……啊啊啊!”1

  “爸……”

  云艺想张嘴,但一句话也说不出。

  当失去与外界的感知时,最后是听到了父亲悲痛的哀嚎和另一个男人的的说话声。1

  随后,意识仿佛陷入无尽的黑暗深渊,像是在冰冷的水里漂浮游荡。

  “我……死了?”4

  “啊……该庆幸还有大哥在,爸妈倒也不至于老无所依。”

  云艺不知道自己在黑暗的世界里漂浮了多久,终于,他看见了光芒。

  他奋力的游过去,冰凉的河水好像逐渐变得温暖,但随之而来的是无比真实的沉溺感。2

  下坠……窒息……

  当他游向光芒的那一刻,久违的新鲜空气涌入肺腔,云艺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一个劲的哭。3

  他努力的在这刺眼的光芒中睁开了眼,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瓷砖。2

  华丽的水晶吊灯和一个拥有紫色瞳孔的青年男子。6

  他抱着云艺,神色爱怜又饱含几分深思,但他依旧笑着抱着他并将他放到床头。

  “伊亚,你看我们的孩子,看他的眼睛,和你多像啊……”

  床上躺着一个粉色长发的女子,碧蓝的瞳孔就像是洗过的天空,那么澄澈,那么干净。2

  但在其深处又隐含着几分悲痛。

  “是啊……怎么那么像呢……”

  云艺断断续续的止住了哭声,断线的理智终于重新连回了一点。3

  “我在哪?我不是死了吗?还有,什么叫……她的孩子?”

  云艺看向自己,瞬间就被那鸡爪子一样的小手惊呆了。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等等等,冷静!”1

  “年轻夫妻,婴儿,陌生的房间以及本来该死去的我?”

  “妥妥的重生穿越啊!”

  看着云艺迷迷糊糊的样子。1

  抱着他的男子对床上的女人说道:“给他取个名字吧,伊亚。”2

  女人怜爱的抚摸了一下云艺的脸。1

  轻轻的吐出两个字:“布鲁,就叫他布鲁吧,愿他一辈子平安喜乐便好。”5

  男子沉默片刻,笑着说。“都依你。”

  云艺……不,现在该说是布鲁了,作为一个新时代摇滚青年的他,倒是很平静的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1

  该庆幸自己还有机会活下去,该庆幸还有大哥在,可以照顾爸。2

  有太多值得庆幸的事了……

  不过……1

  布鲁看着远处水镜里的自己,总算是明白了网络流传的……

  你永远无法想象刚出生的孩子有多丑这句话的真谛了。2

  真的丑!无法描述!

  瘦了吧唧,黄不愣登的,那爪子跟鸡爪子没区别。1

  唉,不对?3

  这水怎么凭空浮在空中嘞?还能当镜子用?

  不过下一秒就有人解答了他的疑惑。

  先前那个多半是他老爸的家伙将布鲁举起来。1

  与他额头碰额头,嘴里念念有词:“伟大的伊莉雅女神在上,献出我的力量,请保佑我的孩子平安喜乐......”

  随后淡淡的荧光顺着对方的额头流向了布鲁的体内,温暖而令人心灵平静。

  布鲁的眼皮像是有千斤重般耷拉着垂了下去,就这么睡着了。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短短三个月大的布鲁,也算是长成了白白胖胖引人犯罪的正常人类幼崽一员了。1

  时间流转……

  在自己五岁时,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就这么混吃等死,做个标准的贵族纨绔的布鲁,却在庄园探险时意外发现了一处暗门。

  没办法,小孩子总是精力无限。2

  布鲁只能找点事情来消耗一下,探索庄园是他最大的乐趣。

  在这近几年里他逐渐发现了这个世界的定义。

  这是一处西方的魔法世界,名为洛蒂,而他的父亲是一名骑士,母亲却是一名魔法师。

  在这个世界有许许多多奇妙神秘的存在。

  伊亚曾告诉他永远不要试图去探索你不知道的那些东西。

  “我只希望你能像你的名字那样便好......”

  伊亚总是这么说......

  而布鲁在洛蒂古语中,却是平凡的意思。

  至于父亲,他叫卡布兰特。

  卡布兰特总是很忙,有的时候一两天也不一定见得到一次面。1

  但对方总会抽时间陪陪自己,和自己谈话。

  偌大的庄园时常只有他一个人玩,而现在的他站在庄园图书馆的角落里。

  从书架的缝隙边上,布鲁能看见一条幽深的地下通道,他打赌里面一定有一个密室。

  但是不论他怎么努力却始终推不开这个书架。

  直到布鲁尝试把所有的书都拿下来。1

  看看会不会轻一点时,却发现有一本书是拿不出来的,只能向里推动。

  于是布鲁,毫不犹豫的将这本名为胡说八道的书,往里推了推。

  顿时书架剧烈晃动起来,簌簌的落下许多灰尘。

  “噗,呸呸......这是多久没打扫了?”

  布鲁一边拍着头发上的灰尘一边从书架上爬了下来。

  看着黑黢黢的通道伸头伸脑的看了一眼。

  在瞥见石壁之上的蜡烛时毫不犹豫的把旁边的壁烛拿了下来,点燃了里面的蜡烛。

  布鲁一步步的深入,看到满墙壁的划痕和一道道看不懂的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