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如果只是噩梦的话该多好啊

  “所以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孤岛求生?”

  从群员们都醒来并且都注意到了群主小姐的存在,才刚刚过去不到半个小时,这期间,群主小姐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下跪求饶】,终于让群员都暂时把衣服穿了回去,和她开始交流情报。

  “如果那个提示没有错的话,我们至少要在这里待上一个月。”

  文字君,暂时就如此去称呼之前在空气中非常有存在感的文字好了,毕竟群主小姐从来都不擅长取名字这种事。

  在文字君彻底消失之前,还是留下了一些情报的,希望她在一个月后能够攒够资源,带着群员们离开这里,虽然未必完全是真话,但心里多少也能对驻留时间有一点碧树了。

  “吼...一个月啊...”

  一阵冷意从群主小姐的脚后跟直接窜到了头顶,刚才的一瞬间,总觉得有复数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扫了过去,而且都是意味深长的那种...

  别...别吧兄弟,咱们可都是一家人...粉丝都是我的家人,书友也都是我的家人.jpg

  “工作一小时可以获得一点贡献,一餐饮食消耗一点贡献,每天最低要求六点。”

  围着她站了一圈又一圈的群员中,处于最外圈的那边,发出了引人在意的声音。

  “你问我为什么知道?喏,这板子上面写的明明白白,群主刚才就是想说这个的吧?”

  原来还有说明板的么...难道是文字君留下来的提示?

  整了整之前刚被群员们注意到的时候弄得有些凌乱的衣服,群主小姐微微颤着腿拨开了人群,来到了说明板的方向。

  群员每日最低要求六点贡献,饮食每餐消费一点。

  群主每日最低要求六十点,除特殊道具外无消费....

  上面的字和之前文字君在空气里给她看的字一模一样,应该就是真的没错了。

  ??????

  等等,应该是看错了对吧...六十点什么的,可是六点的十倍啊...

  按照上面标注的每一点贡献需要工作一小时来获取这一规则,她就算是每天不眠不休的劳作,也只能获得二十四点。

  可是关于群主的贡献要求上面也写的明明白白,每日最低也要六十点,这些可是连一半都还没到呢...

  心情复杂的闭上了眼睛,沉默了许久,慢慢的睁开。

  然而眼前的事物都没有发生一丝一毫的变化,也就是说,一时眼花看错了这一说是不成立的。

  “杀了我吧...”

  认清了现实,但又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一事实的群主小姐,呼吸都开始变得极为困难,脑袋昏昏沉沉地,直接仰倒在了还算柔软的沙地上。

  随后,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

  “我说,她都昏过去这么久了,不如我们?”

  “噫...”

  "啧..."

  “有点那什么了吧...”

  无需更多言语,一瞬间就理解了其中含义的群友们,一一发出了【原来你是这种人】的声音。

  “整个岛除了我们就没有别人了,在这种没有外人没有法律的海岛上,还有必要把自己约束成社会要求的正常人么?”

  “更不用提,我们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

  都是一个书友群的人,各自之间无论有着什么样的差距,但进群的动机基本都是差不多的,因为几本绝对不是什么正经小说而聚集在一起的人,又能正常到哪里去呢?

  在梦中感受到了严重心悸感而惊醒了的的群主小姐,刚恢复了意识,却没有敢睁开眼睛。

  无他,刚醒来就听到群员们在讨论一些高能事项,在这个时机要是表示自己是清醒的,而且听到了他们讨论的话...

  如果能够一梦不醒,也许会是一种幸福吧...

  然而现实就是不能永远避开的话,就总得醒过来面对的,此刻的群主小姐就算是心中像是哔了狗一样的卧槽,也没什么办法。

  “再说了,这个家伙每天在做的事情,是个人该干的事么?”

  “白天催,夜里催,日日崔,月月催,她做了什么?”1

  “咕?咕咕?咕咕咕?”

  “这还是个人么?根本就是个臭鸽子好吧?我跟你们说老子忍她很久了!”

  呃...啊哈哈哈...

  已经醒来但正在装睡的群主小姐,听着群友那慷慨激昂抱怨,心中苦笑着的同时,也慢慢出现了名为【愧疚】的某物,可是再联想一下这话题的上下连贯性...

  笑?接着笑啊...

  这可完全让人笑不出来啊!已经事关身家性命了好不好!

  再这么由着话题发展下去,后果只会是不堪设想的程度了,可是在这个话题还没有过去的时间点表示自己醒着,甚至说,听到了刚才那些话...

  那可真是太棒了,完全是自寻死路的一种高效手段。

  “你们知道我等了多久么?我从2016年开始看她的小说,现在都2019年了,到现在好几本才三四五章!”

  “别说日更周更了,她就是能月更老子做梦都能笑出声!”

  “可她呢?更新周期按年来!一次就一小章!”

  “...”

  “......”

  刚才在抱怨的群员似乎是将沉在心里很久的怨念一口气爆发了出来,暂时进入了缓冲阶段,停止了煽动人心【?】的演讲,站在那里喘着气。

  周围的其他群员像是感同身受一般的,也一同陷入了沉默,共享此刻的宁静。

  “你们说老子日她一顿,有什么过分的么?”

  良久,用目光将身边这些同伴一一扫过后,耸了耸肩膀,摊开双手,发出了根本不能算是疑问句的疑问。

  无他,在场的所有人,除了群主小姐,都被他之前的一番话给说入了心中,除了赞同之外,甚至不知道能替群主小姐说些什么。

  完全找不到任何的理由去反驳,因为群主小姐曾经就是那样让他们又爱又恨的家伙,但其中恨的成分绝对是占了百分之九十九的。

  就算是那小众向的小说能让他们感觉到那么一丢丢的喜欢,可群主小姐本人的行为作风,如果当初以群主先生这一姿态出现在这小岛上,在群员们醒过来并且认出他的第一时间,就会给他好好上一课。

  至于课程的内容,可是无法面向公众放送的暴力行施剧情。

  但在已经变成了群主小姐的现在,也能被好好上一课。

  不过那样的话,血腥暴力的剧情变成R18剧情后,课程的内容依然是放送不能的。

  虽说两种剧情都会让群友好好发泄心中的怒气,但变成群主小姐后的剧情,显然能在更多方面愉悦群友们的身心,不是么?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