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又变回萝莉了?

  黑暗里,白萌萌的意识在向下沉沦着,犹如沉入水中的石子。

  最终她沉在黑暗的底部,没了声息。

  “唉,你啊,来自异世的灵魂,咱的身体居然就败在你这样的人手里了。”

  黑暗里,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子正蹲在地上发出一声叹息,纤细的玉指抚摸着白萌萌那张让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俏脸,这是她的脸。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会霸占了我的身体,但姑且这是我的身体,让你这么给糟蹋了我很不爽。”

  女子咬牙切齿着,一双手还使劲地捏着白萌萌的脸蛋,但想着这其实是自己的脸她又郁闷地松开了手,白萌萌的脸已经红了一大块。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看着面前被一个普通人类霸占了的自己的身体,女子长长的叹了口气。她被封印在这里很久了,久的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原以为她的余生会在这漫长的黑暗中度过,却没想到今天她就稍微打了个盹,结果身体就被别人给抢了,还是个来自异世界的人类灵魂。

  这家伙是把人家大熊猫的食物给抢光了吗?

  “本来我是打算杀了你的,玷污我身体的人类,不过……”想着刚才突然破碎的封印,女子眼中的那抹狠厉之色也淡淡地消散了。

  “看在你有着能够帮助我突破封印的可能性上,姑且就免你一条命吧。”

  她收回了压在白萌萌脖子上的手,本是想掐断对方脖子让她再死一次的,但她放弃了这个想法,当然不是因为这是自己她身体的原因。

  她的身体哪怕受了再严重的伤,只要能量足够分分钟就能恢复过来。

  她坐在一张椅子上,黑暗遮住了她的面容,她一手托着下巴,翘着二郎腿,等待着少女的苏醒。

  “唔。”少女,不,女孩醒来了。白萌萌艰难地撑着地面爬了起来,她的大脑昏涨的难受,就像是睡了一整天后醒来的那种不适感。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原本穿越过来后变成成熟大姐姐的她现在居然缩水变回了一只堪堪米四的小女孩。

  随着女孩的动作,她身上的锁链也在跟着哗哗作响,动静惊醒了王座上已经进入打盹的女子。

  “醒了?”

  冷漠的声音自上方而来,白萌萌打了个颤,她完全没注意到这里还有其他人。

  “你是谁?”她开口问道,但声音已经不是她刚开始转生过来的御姐音了,而是甜糯糯的带着奶气的小萝莉的声音。

  她的身体在那一刻稍微停顿了一下,这声音她熟啊,毕竟上辈子她就是个快奔三的合法萝莉,讲得一口纯正地道的萝莉音。

  可是她记得自己转生后是变成了一个大姐姐的,难不成其实自己没有转生,之前所经历的一切其实就是个梦?

  因为太黑,她看不清自己身体的变化,于是她感觉拿手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那一刻,白萌萌的身体失去了颜色。

  没了,真的没了……可以掌握人心的大凶器居然没了,这还是熟悉的钛合金钢板的手感啊。

  人生,再次失去了希望。

  不能当大姐姐,这荒唐的人生有什么意义啊。

  我不想当萝莉了啊。1

  “唔,是什么?好刺眼。”

  突然亮起的白光让白萌萌睁不开眼睛,等到勉强能适应眼前的光亮时她看见了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少女,她痴痴地看着对方,曾几何时她也幻想着自己能够拥有对方那般完美的魔鬼身材,然而她却一直长不大,身材也是平平无奇的。

  “人类,报上名来。”

  高坐于王座上的冷艳少女,冷漠地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女孩,清冷的声音里夹杂着无上的威严。

  “白,白萌萌。”

  对于对方那种不可忤逆的威严,白萌萌下意识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白萌萌,你可知我是谁。”

  因为是逆光的原因白萌萌其实是看不清对方的面容的,王座上的少女依旧是冷漠地看着地上的女孩。

  “不,不知道。”

  白萌萌摇着头,她现在脑内一片混沌,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处在梦境之中。如果是的话,那这也太真实了。

  “听好了,无知的人类,我乃七罪始祖之一,暴食始祖帕修珀,人类,你可害怕?”

  “啊嘞?暴食始祖?那是个啥?”

  白萌萌挠挠脑袋,疑惑地问道。

  不懂就问,我是个好孩子。

  “你居然连恐怖的帕修珀大人都不知道?!”王座上的少女很是惊讶地看着女孩,差点就要站了起来,她居然不知道曾经大陆恐惧的支配者,帕修珀大人的名字?简直太无知了。

  “我干嘛要知道呀?”白萌萌呆愣愣地看着王座上的少女。

  “啧,也对,你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

  但想着女孩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灵魂,她也就原谅了对方的无知。

  “那么,说回正事,异乡人。”调整好自己的情绪,王座上的少女,那位名为帕修珀的大人站了起来,她缓缓地走下台阶,居高临下地看着白萌萌。

  王霸之气侧漏,让白萌萌不禁为之发抖,这是位大佬。

  “人类……”

  “咕,干干嘛?”白萌萌吞了口口水,慌张地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少女,对方居高临下的姿态让跪坐着的白萌萌有些底气不足。

  心里小鹿乱跳着,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想着之前祭坛上的事白萌萌心里咯噔了一下。

  我不会已经被献祭了吧?

  这个女人是要来吃我的?

  她会怎么吃了我呀?她这么漂亮一定会很温柔的吧。

  咕,果然好害怕,我不想被吃啊,那种事还是第一次呢。

  虽然被漂亮的大姐姐给吃了也不错,哇!不行不行,白萌萌快停止你那被黄色废料污染的小脑瓜呀。

  “把身体还给我吧,人类,我被困在这万年了,整整一万年了呐,你经历过一万年的孤独吗?不,你没有,你只是个趁人危机的小贼,趁我打盹的时候霸占了我的身体。”

  伟大的帕修珀大人,恐惧的支配者帕修珀大人在那一刻居然向一个异世的人类灵魂屈服了。

  只见帕修珀大人抱住了白萌萌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她太难了,被人封印就算了,孤独生活了一万年到头来居然还被人偷了家,帕修珀大人心里那叫一个委屈啊。

  不是吧,阿sir,你人设崩了哎。你出场那么霸气,狂拽,能用鼻子看人就绝不用眼睛看人的,怎么变成了这样呀?

  白萌萌有些不知所措,被人抱着大腿。不过心里稍微安心了些许,这个大姐姐似乎没有表面上那么凶呢。

  “所以,人类,把身体还给我吧。看在帕修珀大人我这么可怜的份上,只要你把身体还给我,帕修珀大人我一定会给你相应的好处的,你提什么要求都行,再给你造一具身体也是可以的。”

  帕修珀大人也是被逼无奈的啊,被封印了万年她力量尽失,落魄成了现在这副模样也是难免的。

  不然她也不会这样低声下气的去求一个人类。

  想当初她可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大佬,想恁谁就恁谁,但人总会有翻车的那天的,她就翻车了。

  至于怎么翻的,那是个悲伤的故事。

  “我不要。”

  白萌萌双手抱胸拒绝道,现在她占据主导地位,给不给身体都是她说了算。所以她并不打算把身体还给对方。

  “为什么啊?”

  “虽然曾经这具身体是你的,但是我好不容易重生一次,有了不一样的人生,不用再过以前那种疲惫的生活了,我才不想把身体还给你呢。”

  前世为人的生活,白萌萌也说不上讨厌,虽然也挺随心所欲的,但不知从何开始她就感觉活着好累。

  画本子是她的兴趣爱好,可当自己的兴趣爱好与金钱名声沾染后就变了味。有着非常精湛的画技的她,刚出道不久就在圈内小有名气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白老师这个名号更是彻底打响了本子圈。甚至曾一度出现过非白老师的本子就不看的现象,也是从那时起,她的初心变了。

  本子给她带来了丰厚的利润,本是贫苦人家孩子的她在品尝到财富的甜头之后,她走的道路就偏了。

  本子能给自己更优质的生活,名声给了她精神上的享受,占有的越多就越难以舍弃。

  只是本子带来的重负也渐渐让她感到疲惫,可她不肯放手,好不容易得到的名声与财富想要就这么放下又岂止容易。

  于是她成了生活的傀儡,为财富,为名声,却失去了生活中的享受。

  其实她早就厌倦了这样的生活,只是没有勇气去放下曾经得到的一切,她怕放下后自己就又会变得贫穷。

  毕竟她只会画本子。

  但现在她穿越到了异世界,有了不一样的人生,所以她想在这第二次人生中去做完自己上一世不曾做过的事 。

  她不愿再当生活的奴隶了,她要凭借自己的意愿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

  所以她不想把身体还给帕修珀。

  “你,你无耻。”

  帕修珀大人泪眼汪汪的看着白萌萌,他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霸占着别人的身体她的良心不会痛吗?

  “对,我无耻。”

  白萌萌得意地抱着自己平坦坦的胸部,小巧的鼻子翘得老高了。

  “哼,看来你是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了。”抹干了眼角的泪水,帕修珀严肃着眼看着白萌萌。

  “我的处境?”白萌萌疑惑地看着帕修珀,又看了看四周,四周是一眼望不穿的黑暗。

  “话说这里是什么地方呀?”

  “封印之地。”帕修珀幽幽地看着白萌萌。

  “一万年前,我因为作死被同伴们封印了,这一万年里我一直都没有破开他们的封印,而你在我的身体里,所以你也被封印了。”

  “啥?!”白萌萌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敢想象的样子,自己穿越过来就被封印了?那还玩个锤子,过个屁的新生活啊。

  “你,你有办法的吧?”白萌萌脸色难看的看着帕修珀。

  “别看我,我要是有办法的话,也不至于在这里被封印了一万年。而且这一万年里我的力量也被封印消耗殆尽了,想要破开封印也不可能了。”

  “哦,对了,你现在这副小孩子的模样也是因为我身体的能量耗尽造成的,为了减少能量的损耗。”

  “那我岂不是也要一辈子被封印在这?”白萌萌绝望了,原以为会是快乐的新生活,却没想到穿越后等待自己的会是被监禁的生活,还是无期徒刑。

  在这种什么都没有的黑暗里,我一定会疯了的吧。

  “别那么伤心嘛,虽然以前的我不可以,但现在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快告诉我。”

  “嘛,告诉你也可以,但前提是你得把身体还给我,我现在是灵魂的状态可帮不了你。”

  “唔……”

  “怎么,不肯吗?”

  “我,不知道怎么把身体给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