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 幕前

  冰冷,阴暗,潮湿,身躯堕入无测之渊。1

  意识脱离了躯壳,在无垠的黑暗中飘荡。

  空灵的哼唱与呢喃在黑暗深处弥漫,意识缓缓伸展如雾,笼罩了一方空间。

  远处传来淅淅沥沥的声音,粘稠的像是新鲜的血液在流失、下坠。

  滴哒——滴哒——!紧接着传来诡异的舔舐声。

  被好奇心所吸引,雾状的意识缓缓接近声音的来源,随着距离的拉近,舔舐声也愈发清晰,就在意识雾即将探查到源头之时,一种刺骨的寒意直接令意识缩成了球体,源于本能的不安与恐惧驱使着意识球迅速逃离此地。

  窥视感令不可名状的诡异注意到了这位不速之客,正餐被无情地撇弃在一旁,诡异沿着意识逃离的轨迹起身追逐。

  这是一场拉锯战,二者的速度相差无几,意识球拼命逃离,想要摆脱追捕,不可名状的诡异则是紧紧追逐,想要捕获这个具有奇怪吸引力的“灵体”。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者的距离逐渐拉近,意识球的不安与恐惧逐渐膨胀,沉重的压力令其几近溃散。

  许久,又或是一瞬——就在这场追逐赛胜负已分之时,一团温暖的亮光突现在黑暗的深渊中,直接将意识接引,而后消失,像是从未来过。

  …… …… ……

  丧失了猎物的诡异本应暴怒,此刻却沉静地“站立”,摊开了自己的“手掌”,看着中之物,“脸”上扯出了一个复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