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死者日记

  在不断摇曳的封闭船舱中,从舱窗外斜射进来的阳光照亮了窗前的少女。28

  少女的名字叫做尧,长着一副邪魅而又极为漂亮的脸蛋,乌黑透亮的头发披落腰间。9

  她个头很小,可身材比例极其完美,凹凸有致的曲线也很是诱人。1

  宅男眼里,她就属于那种惊艳迷人,可又让人讨厌不起来的“迷人的小妖精”……4

  此时尧正在翻阅着一本沾满污渍并且凌乱的日记本。2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破烂的日记本估计得当废纸卖掉。1

  然而这对于尧湖湖而言,这是十分珍贵的原件。4

  被当做桌布一样铺在桌子上的报纸头条标注着显眼的字眼:2

  “22世纪最恶最残忍的杀人魔——百人斩杰克·里!”4

  虽然媒体们的报道已经持续了半个月。2

  可是谁都不知道杰克·里到底是如何回到城市。1

  如何在戒备森严的时期连续制造凶杀案。1

  甚至,面对手持枪械自卫的受害者们还能够反杀对方?1

  真正涉及到这位22世纪最恶最残忍的杀人魔的作案过程。1

  关于百人斩杰克·里的作案过程一点都没有报导出来,大众的目光全都转移到了杰克·里的身世和人生经历上面。4

  吃瓜路人只会说:“啊,我早就知道他迟早会做出这种事情来,之类的毫无意义的话。”1

  身为大合众联盟的国家级研究调查员,尧湖湖自然不会就此罢休。1

  眼前的这本沾满人类血污的“日记本”正是百人斩杰克·里所写。1

  并且还是杰克·里在第一次杀人之前的几天前所写的日记。1

  这里面,记录着“22世纪最恶最残忍的杀人魔——百人斩杰克·里”。1

  他从一个看似普通的司机变成残杀了数百人的“内脏挖掘者”的心理过程。2

  尧湖湖不认为这本日记能够解开所有关于杰克·里的谜团。2

  但是这是一份很珍贵的线索。

  从联盟警方的手里得到这份原件也是花了一点时间的。1

  “好了,让我来看看你的真实一面吧,百人斩杀人魔先生。”2

  确认手边有一罐插着纸吸管的阔乐,挪了挪那娇小紧致的粉臀下面的坐垫。2

  赤裸的小巧生足踩在椅子上,抱着自己的双腿将下巴放在膝盖上。5

  完成这一套如同仪式般的过程之后,尧湖湖第一次翻开了眼前这本杀人魔的日记。1

  【2200年,三月二十五号。】4

  【我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逐渐变成自己所不熟悉的某种东西,甚至可能是所有人类都无法理解的某种东西。】1

  【这种自己渐渐的逐渐转化为另一种截然不同生物的恐惧、恶心、深受亵渎的心情恐怕不会有人理解,也不可能有人可以理解。】3

  【我知道自己就算写下这些东西也无济于事,根本没有人会愿意相信我所说的这些话。】1

  【要是有人看到了这些日记,他们肯定会把我送进精神病院吧,我不想去什么精神病院。】1

  【我现在只想要一个人呆在这个房间里绝对不会出去一步,这是我的地盘。】1

  【谁也不被允许进来,是的,包括那些……东西!】2

  折痕,皱巴巴的折痕很明显是被手指用力握紧抓住留下的痕迹。

  “日记”的主人仿佛是在用比文字更加直观的方式表达内心那难以置信的恐惧畏缩。

  对于这样的开头,尧湖湖多少有点失望。

  22世纪最恶最残忍的杀人魔,内脏挖掘者,百人斩。

  拥有如此称号的杰克·里到底还是和其他的变态杀人魔没什么两样。

  结果杰克·里和其他的杀人犯一样都是,精神状况出问题了。2

  原本还以为杰克·里是因为其他的什么更加不同的理由。

  杰克·里与其他的杀人犯的区别只是杀的人更多而已吗?

  吸一口阔乐,接着下一页吧。2

  【我是一名普通的司机,所在的公司算不上是什么大企业。】2

  【然而前段时间公司内部高层发生了很大的矛盾,我的上司在董事会上大吵了一顿。】

  【我的上司是一个好人。】

  【虽然我不太懂公司缺钱应该如何解决,但是我相信他是一个善良的人。】4

  【公司里的尴尬紧张的气氛持续了一段时间,为了打破这种糟糕的氛围,公司高层决定全体出行坐游轮旅游一次,虽然我的上司反对说:在这个公司缺钱的时期还有什么心情去旅游什么的?】1

  【可惜我的上司很快被说服了,说服我的上司的人不是那些和他争吵的公司高层,而是确实想要放松一下的公司职员们。】1

  【大家都很清楚公司此时面临资金问题,也知道公司高层们正处于一种尴尬僵持的气氛中。】

  【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恰当的放松,要是高层们无法保持冷静理智想办法解决问题,那么公司职员们这些下层就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为了公司着想,这次的游轮旅行可以当做是公司命运的转折点。】

  【适当的放松可以让大家的紧张神经随之松弛下来,才能更加理智有效的思考问题,碍于这样的理由我的上司终于同意了这次突然的团队旅行。】

  【公司里的绝大部分的职员都受到了邀请,我抱着期待兴奋的心情感谢我的上司,是他让我这个司机有资格加入他们登上观光游轮,得到了前往那个‘波纳佩独立区’周边海域三天三夜的旅游观光。】

  【除了那些不情愿的被留在公司值班的人之外,我现在都还羡慕那些低声咒骂的愤愤不平的家伙们。】1

  【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有多么的幸运,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代替他们留守在公司,而不是参加加入那场游轮观光,我绝对不会登上那艘船。】1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绝对不会登上那艘名字叫做黄……的轮船!】4

  【我也绝对会拼死的拉住我的上司,让他也不要登上那艘船,那艘船不是什么普通的观光轮船。】1

  【当搭上那艘船的那一刻,我的身体和我的上司以及其他人的命运被彻底改变了,那艘船不是什么观光船,而是通往地狱……】

  【不,!甚至比地狱还要邪恶,船上有………………】7

  原本还算工整的字迹在最后的时候再次变得扭曲起来。2

  很显然这一页的内容并没有好好的写完。

  但是尧湖湖的指尖下面并没有连接起这内容的后续。

  写下这本“日记”的主人显然是中途又放弃了继续写下去。

  看到了这里尧湖湖已经足够清楚的认知到了一个事实。

  那就是——

  杰克·里从司机变成一个杀人魔!

  毫无疑问是与那次公司慰劳旅行有关。

  就单单从已经看过的这两页的内容分析,显然他是在船上经历了什么。

  某些让他的内心精神崩溃的事情。

  看到了什么导致他在回到陆地后的没几天就坏掉了的事情。1

  即便他并未具体的更加详细的描述出自己的所见所闻。

  但是却让人开始在意这本薄薄的“日记”后面所记载的内容。

  理所当然的,少女并不会真的相信一艘旅行观光船上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如此恐惧崩溃。

  只是即便单单只是一个人的幻想。

  那也能够从中运用逻辑思维和哲学的角度分析,从中判读出有价值的信息。1

  比如童年阴影和性格上的缺陷。

  “日记”的主人很明显是需要去接受心理治疗。

  若是提前半年多看到这本“日记”的话。

  自己一定会要求他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吧,只可惜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因为他已经死了,生前不曾为人所知的他。1

  死后,杰克·里这个名字却成为了22世纪最出名的死人。

  正当少女准备掀开下一页的时候。3

  被遗忘在桌子一角的手机屏幕夹带着吵闹的声音闪烁了起来。

  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没有备注,也不需要备注。

  身为调查员,记忆力出色的少女对于每个看似“陌生”的号码都了如指掌。

  这是她那位秃顶导师打来的电话。3

  “啧。”

  咋舌一声,暂时放下了手中的“日记本”。

  少女拿起了电话手指轻易的划动屏幕表面,接通了还在急促乱晃的来电通讯。

  “喂老师,我是尧,你那边的调查有结果了吗?杰克·里的死因是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