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岛密录档案一(稀音篇)

  罗德岛的舰桥上有着不可多得的美景。

  清晨的朝阳配上一杯阿米娅亲手调制的咖啡,在和整合运动交战正酣的那段时间里,这一度成为了你每天唯一可称得上是放松的时段。

  但与此同时,由于舰桥设立在罗德岛情报设施的主入口处,由各个地方信使带回来的讯息,常常在这里和作战指挥室之间辗转的你成为了首批接收者之一。

  异国信使的贸易报告,物流信使的工作报告,天灾信使的侦测报告。各种各样的情报在这里汇集成了一手的讯息网络,你从未担心自己成为了第一接触者却不明白究竟该将这些情报送到哪个部门的情况,因为自己的身后有着可靠而坚实的团队。而罗德岛作为一家积极研发对矿石病药物、收容并救治矿石病患者的医药公司,整天最常接收到的情报,那便是感染者了。

  而她,就是在一个你正沉浸在朝阳耀眼而又温暖的光芒中的日子里,突然出现的。

  “啪嚓。”

  正闭目养神的你,感受到了比起温和阳光来要稍稍刺眼的光芒。睁开眼睛一看,一位米色短发的女孩正拿着手里的照相机,用丝毫不带感情的扑克脸松开了按下快门的手指。

  就在你正疑惑的时候,女孩旁边的摄影机器人朝你驶来,并从机器人顶部打印出了一张照片。

  看来,这位喜欢拍照的女孩是想让你收下这张照片。

  舰桥上微风吹过,你看着手里拿着的照片。照片上带着面罩的人不知道是什么表情,而你自己也不知道收到这张照片的自己究竟会不会开心。简单地对女孩说完“谢谢”之后,却不禁将目光移向了她的脚边——

  摄影机器人回到女孩身边的时候,你注意到了。就在和小小的摄影车几乎相同的高度,女孩的小腿根部有着明显的源石结晶。从形状和大小上来判断,她感染矿石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你亲切地打了招呼并向面前的女孩子伸出了手,可等你注意到你伸出的手逐渐发麻时,女孩也没有开口。

  她并没有无视你。相反,她一直用目光打量着你,尽管那目光已经停留在你根本看不出表情的面罩上好几分钟了,她也没有挪开。

  倒是一旁的摄影小车行动了起来,主动挡在了你和女孩的中间,它似乎把你当成了值得警戒的对象。

  「稀音小姐!总算找到你了!」

  就在你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从设施里跑出来了一位医疗干员,急忙跑出来的她气喘吁吁的,从那焦急的表情上判断,估计是在到处寻找这位女孩的身影吧。

  「真是的,诊断中可不能瞎跑哦。啊,博士,真抱歉打扰到您休息了,这位是今天医疗部门新接收的矿石病感染者,我们受她父母所托对她进行诊断以及确定进一步的治疗方案……欸?她的咽喉和声带并没有问题,只是很少说话罢了。」

  你和医疗干员简单聊了几句后,她便带着名为稀音的女孩回到了设施内,同时跟在后头的还有缓缓驶离的摄影小车。

  ……数日后,罗德岛医务室内。

  「呲……疼。」

  医疗干员简单地查看了一下你的伤口,然后嫌麻烦地抱怨了起来:

  「没想到刚下战场的的我还要接手包扎指挥官伤口的麻烦事……啊,我不是说博士你是个麻烦,而是战场外的受伤这种完全没必要的事非常麻烦。手抬一下,不要碰到伤口了。」

  绿发的阿达克利斯少女拿出了消毒药水和纱布,非常麻利地帮你包扎了起来……虽然她根本没注意到自己拿的法杖时不时会打到你的另一边手臂这点才是导致你叫疼的原因。

  「这样就好了,记得最近不要剧烈运动手臂,多注意休息。」

  「谢谢你,嘉维尔。」

  虽然你已经分不清哪边是受伤的手臂了但你还是道了谢。因为两边的手臂都很痛。

  「不过啊博士,为什么会突然受伤?你又不像我们干员要上战场真刀真枪地干架,骨子里也没有留着我们萨尔贡人好斗的血液所以偶尔喜欢在宿舍里玩根本用不上枕头的大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少女收起医疗品后,抱着法杖坐在了一旁,翘起二郎腿朝你提问。

  你简单地叙述了一下经过。

  「什么呀……就为了叫醒不知什么时候睡在你办公室的稀音,刚伸手就被一旁的“镜头”发现然后瞬间被撞飞了?啊,这么说来上次后勤部接到了她想要吊床的物资申请,床还没到所以没睡好结果跑到你办公室才这样的吗?」

  你轻轻地点头,对嘉维尔得出的结论表示认可。

  「自从那摄影小车被可露希尔彻底改造过后,以前那股总爱护着主人的劲头就越来越明显了。不过提防熟睡的主人别被偷袭这点倒是不难理解,换做是我的话,要是谁敢偷摸我尾巴,我准用拳头把他揍到连我都治不好的程度。」

  少女脸上的表情相当认真,你望着她身后的尾巴不禁默默地流着冷汗吞咽了一下口水。

  「我曾去过那位叫做稀音干员的宿舍,结果刚到就被惊讶到了。满墙的荣誉奖状和奖章,一点也不比我跟祖玛玛过去打架时得过的部落奖牌少……你说作为萨尔贡人没听过她很奇怪?拜托,萨尔贡又不是移动城市那么大点的地方,况且我还记得资料上写着她可是显贵家族出身又不爱在公众场合露面,和我们这种靠拳头跟炖肉打打杀杀过日子的家伙不同,就算地域相同也完全不是一路人啦。但是话说回来,她的父母把她托付到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居然完全没托信使传来联络,真是古怪。」绿发少女晃了晃法杖稍作思索,有些生气地说道,「我的父母很早就过世了,所以对这种放任主义的父母也没法妄下评价。但就这么随随便便把女儿送进这种可疑的医药公司还不管不问,果然还是觉得会超火大的对吧!」

  「……」

  你或许也非常认同嘉维尔的想法,无意识间又点了点头,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但直到你走出医务室十分钟后,这才想起槽点想一吐为快,然而已经为时已晚。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就在你批准了稀音想要加入干员队伍并且活跃于战场的几天之后,你拖着跟上次一样的负伤手臂又一次来到了医务室。

  「下一位……啊,是博士吗。」

  今天值班的不是嘉维尔,而是一位披着黑色斗篷的萨卡兹医生。

  她有着一头长长的漂亮白发,以及和医生气质完全不符的长剑。尽管如此,她也是整个医疗部门,甚至是整个罗德岛都十分尊敬的巡回医师和医疗干员。

  「好了,试着活动一下手臂看看。」

  这次的治疗过程相比于上次十分迅速,就在你因为萨卡兹医师没有拿出医疗道具而困惑的一瞬间,被白色光芒覆盖的手臂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你真诚地道谢,而萨卡兹医师则是谦虚地回应:

  「不必言谢,这得益于萨卡兹的源石技艺。但是近期依旧请避免繁重的劳累工作,三天之后再来做一次定期检查就可以了,博士。」

  你点了点头,发觉医师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了笔和本子。

  「那么作为医疗记录工作的一部分,请告知我此次受伤的原因。罗德岛医疗部的总负责人曾经叮嘱过我,凡是博士身上发生的任何诊断数据都要一一记录。」

  正在你正困惑为什么上次嘉维尔没有提过要记录什么诊断数据的时候,面前的萨卡兹医师已经开始和你沟通并做起了记录。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卡兹戴尔和萨尔贡之间存在的地域差异相当大,所以我没有自信到可以做解决方案的判断。不过既然从结果上来看跟上次嘉维尔的受伤理由是一致的,那么博士,请在下次对宿舍内的干员们例行问候时,最好是趁着“镜头”跟Lancet-2交谈的时候再去叨扰稀音干员,这点请千万注意。」

  你记下了医师的忠告,起身要离开之时,医师再次叫住了你。

  「博士,有件事我想从你口中得到答案。」

  你看到面前的萨卡兹露出了少见的担忧表情,所以你承诺了自己会如实回答她的问题。

  「最近我听说丽兹……夜莺她参加了对抗整合运动法术小分队的作战,她在战场上有表现出什么值得在意的奇怪举动吗?」

  你仔细地回想,并没有回忆起什么异常之处,但是你有所补充。

  「是吗……她还变得逐渐开朗了起来是吗……」

  萨卡兹医师露出了欣慰的表情,那是真诚地为好友感到高兴的表情。

  「谢谢你,博士。」

  在你走出医务室的同时,负责救治你的萨卡兹医师反而向你道了谢让你很过意不去。

  正当你想要快步赶回办公室处理剩下的工作时,你发现医务室外,有一个熟悉的女孩正默默地盯着你,她看起来是在此等候多时了。

  今天并没有安排干员稀音的医疗巡查,所以很显然她专门前来是为了见你。

  这时你注意到,她半举高的手上有一张相片。你指了指相片又指了指自己,结果她缓缓地点了点头。

  接过照片后,你看到了她低下脑袋鞠躬的自拍照,相片的左下角还用马克笔附注了一段字迹清秀的文字。

  “博士对不起”。这是她的道歉声明,就在你因为认识到和她的关系在一天天变好、而想要伸手抚摸她的脑袋表示自己不要紧的时候,存留于记忆中令人害怕的机械齿轮声音再次响起,同时伴随着惊人的音量在安静的走廊上炸开:

  “就算是博士也不允许对稀音小姐动手动脚的!”

  全力冲过来的摄影小车根本没有减速的迹象,你发觉情况不妙,反射似地用手挡在面前之时……

  只是一瞬的功夫,“镜头”已经六轮朝天倒在了一边。而不知什么时候从医务室里出来的萨卡兹医师,已经把剑收回了剑鞘。

  “她是什么时候出来的,又是什么时候拔剑的?”——这样的疑问充满了你的大脑,但第一时间出现在你脑海里的答案,竟是面前这位萨卡兹医师的名字,或者说是代号——

  闪灵。

  ……

  ……

  ……

  平静而繁忙的工作生活在随着日历一起被一页页地翻过,等到你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同行干员们为稀音干员出色的战场表现折服而举办庆功宴的时候了。

  「不不不,我并没有做什么值得表扬的事,一切都是稀音姐姐自己在训练室努力的成果。」

  与此次行动的稀音同行、拥有九条尾巴的沃尔珀的小女孩坦率地说道。虽然她的懂事一直以来都是各个干员之间清楚明白的事实,但还是有干员不禁止不住地夸赞并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而听到在旁边的干员们均纷纷表示要帮小女孩修补因为源石法术烧焦的洋服衣角时,本来就极易害羞的她,这下脸早就红得像煮熟的章鱼一样了。

  「请记住铃兰小姐就是我们的光!」

  逐渐气氛高涨起来但却不知什么时候搞错了主角的庆功宴,就在大家都恋恋不舍的情绪中圆满地结束了。当然你可能直到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女性干员居然互相争抢起抱着误喝到酒精饮料后就不省人事的沃尔珀女孩回宿舍这一名额。

  你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属于你的办公室准备继续处理文件,却发现有一个娇小的身影趴在桌子上正眼皮打架地等待着你的到来。

  「请……坐……」

  稍微不注意就会被漏听的声音,从女孩的口中传进了你的耳朵。

  你听从了她的请求,坐在了椅子上。

  「对……不……起……好……困……」

  断断续续地说完之后,女孩就这样直接坐在了你的腿上进入了梦乡,时不时梦呓的她用娇柔的手抓着你胸口的大衣,稀音浑身散发着好闻的味道,同时发出像是撒娇似的声音让人忍不住想要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博……士……辛……苦……了……」

  但至此,还有一件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正烦恼着你的思绪。为什么她要硬撑着刚下战场的脆弱身躯、带着足以瞬间入眠的睡意却耐心地等到你回到办公室之后才像是放下心似的把你当成吊床呢?即便她的亲近可以归结于双方信赖感的逐渐增进,但依旧无法解释她大费周章的奇怪举动。

  而等到解开困惑时,时间早已来到了第二天早上。

  尽管没有因为“镜头”的莽撞而再次受伤的手臂,现在也早已因为稀音把它当做了枕头而进入了供血不足发麻的状态。虽然不需要用到药水纱布或是源石法术这点非常省心,但真正让你不计较发麻的手臂的是那份和干员稀音之间渐行渐近的信赖之心。

  ……以及就在不远处不断发出重复的机械音“诅咒你哦博士诅咒你哦”,低声运转着轮子却始终不敢朝这边撞上来的摄影小车。

  褪去了游戏内的爆肝与抽卡之后,享受一下轻松悠闲岛上小故事也许是不错的选择?希望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