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阴司有序,亡者上路!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

  声音不大,但薛林被吓了一跳。

  “谁啊?”

  他警惕的出声。

  心中暗道:该不会是客栈里面那位大能来找自己了吧...可是自己又没把口诀念出来...

  “大哥哥需要帮忙吗?”

  门外传来的是个小女孩的声音。

  小女孩的话...

  应该不大可能是刚刚那位大能。

  薛林走了过去,打开门。

  他的眼神瞬间变了,手中的鬼差证也握得更加紧了一些。

  身前的小女孩泛着白光,一看就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大哥哥?”小女孩歪着头,灵动的大眼睛中充满着疑惑。

  貌似,她搞不懂眼前的状况。

  “小妹妹是鬼吧,不去投胎,在这里等着什么呢?”薛林深吸一口气,抚了抚胸口,让自己的心血稳定下来。

  “嘿嘿,大哥哥一眼就看出小冥的身份了呢。”自称小冥的小鬼,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小鬼,你不去投胎转世,留在这里干嘛?”薛林再次问道。

  这种小鬼,对于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威胁。

  只要稍微使用一点能力,就能轻易制服。

  薛林的警惕略微放松了一些。

  “小冥只是想找个朋友一起玩…小冥没有恶意的。”

  小冥慌乱的摆了摆手,生怕薛林误会,继续补充道:“小冥也没有害过任何人。”

  “没害过任何人么...”

  薛林摸了摸下巴,眼睛转了一圈,套话道:“你住在这个客栈里,发现过什么特殊的人吗?”

  “特殊的人?”小冥回忆了一下,随即摊手道:“没有欸,小冥捉弄的都是些普通人类。”

  “普通人类?”

  “这个客栈里住着一位仙人哦!”小冥竖起食指抵在鼻尖,做了个嘘声的动作,神秘兮兮的说。

  “仙人?”2

  薛林心中震了一下。

  在地球的时候,是没有仙人这个概念的。

  或者说是,仙人们,规则并不允许他们存在于那个世间。

  小冥走了两步,坐在房间的另一张凳子上,双手撑着凳子,摇晃着小腿,继续说出了她知道的情报:“降魔大圣,魈。就是在望舒客栈里面居住着,可惜的是,我只是远远的见到他站在楼顶过,并没有挨近接触的机会。”

  “降魔大圣...”

  薛林嘴角微微抽搐。

  他现在可以完全确定以及肯定了,他穿越了,躺在椅子上的那个小女孩也不是cosplay,而是真真正正的复古装扮...

  对了!

  女孩!

  薛林一拍脑袋,刚刚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差点让他忘记了女孩得换衣服的事情了。

  “你叫小冥是吧,我的名字叫薛林,你可不可以帮我一件事呢?”薛林走了两步,来到小冥身前。

  “如果大哥哥和我玩捉迷藏的话,小冥会很乐意帮助大哥哥的。”小冥咧开嘴笑笑,露出一排排大白牙。

  “这个倒是没问题。”

  薛林松了一口气,抬手指了指身后躺在椅子上的胡桃,“那就麻烦你了,将那个小姐姐的衣服脱光光,然后让她躺到床上去,再用被子盖住她,露出脑袋来就行了。”

  紧接着,他又指了指床和床上的被子。

  “唔……”小冥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跳下凳子,走过去,就要开始脱胡桃衣服。

  “等等!”

  薛林捂住了眼睛,转身向着门口走去,“你先等我出去了再说。”

  哒哒哒——

  啪嗒!

  他出去之后,顺手将门给关上了。

  靠在门边的,薛林看了一眼手中的鬼差证,想了想,还是将其收了起来。

  这个世界居然还有仙人这种生物,鬼知道会不会有神这种大能存在。

  要是一不小心惹到了某个神,薛林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伸手往兜里一掏,那个绿色的珠子便被他摸了出来。

  听闻,这东西叫做神之眼。

  绿色的神之眼,其中还刻画着草的标志。

  草属性神之眼?1

  摇摇头,薛林将这东西放回兜里。

  以后找个机会,将这东西镶嵌在鬼差证中,再把鬼差证用东西挂在腰间吧。

  按理来说,这个世界都不是华夏了,那么认识鬼差证这种东西的人,应该不存在才对。

  总而言之,过段时间再说吧。

  叩叩叩——

  门从里面被敲响了。

  紧接着,小冥便穿过门,直接走了出来。

  “大哥哥,你拜托的事我做完了哦,来和小冥一起玩吧。”她甜甜的笑了起来,脸上的小酒窝清晰可见,更为她增添了一分可爱。

  可惜的是,她不是人,是鬼。

  “说起来,小冥不怕我吗?”薛林朝着她扬了扬手。.

  “小冥为什么要怕大哥哥?”小冥反问道。

  “因为...阴司有序,亡者上路!决!”

  薛林念完这段话,右手顿时涌出了黑气。

  这个黑气,是他成为鬼差后出现的能力,也是他抓鬼的主要手段。

  在这黑气弥漫的区域中,鬼只要进入了,都会被禁锢住,无法动弹。

  禁锢时间取决于薛林的体力以及对方的实力。

  他给这个招式取名——决。

  “咦?”

  小冥从未见过这种东西,于是她好奇的上前,用手轻触了一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被定住了。

  无法出声,也无法动弹的她,只得把可怜兮兮的目光移到薛林身上。

  “解。”薛林握紧拳头,轻声吟道。

  果然,只要是鬼,他的这个能力就有效。

  这样看来,以后应该能在这个地方找个驱邪的工作了,不至于饿死街头……

  “大哥哥大哥哥!刚刚那个是什么呀!这么神奇?”小冥好奇的拽着他的手掌,然后掰开。

  手心处什么都没有。

  “你可以把它理解为,阴气吧。”薛林解释了一下。

  “阴气?感觉和我一样欸,我捉弄那些人的时候,他们老是说周围阴风阵阵的。”

  小冥咬了咬手指,忽然之间,像是感应到什么一样,她向着外面走了两步,转过身来,对着薛林微笑挥手道别:“大哥哥,小冥下次再来找你捉迷藏哦~再见~”

  “再见……”薛林同样挥手道别。

  待小冥离开后。

  薛林站在门外思索了一会儿。

  转身,推门,走进去,关门。

  一气呵成。

  屋内,胡桃的湿衣服不整齐的放在床头旁的桌子上,与之前的帽子挨着一起。

  胡桃躺在床上,只露出一个小脑袋,脸色有些泛红,脑袋上正在冒汗。

  薛林走了过去,先是用手背抵住她的额头,试了试温度。

  温度有些高,貌似……发烧了。

  “啧,有些麻烦了。”薛林眉头一皱。

  恰好此时。

  发烧中的胡桃,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