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不给你补课啊

  “你是在怀疑亚圣决策?!”

  曾宫不满,他转头呵斥:“没有亚圣,武蔺人早就是亡国灭种之奴了!”

  炼金术师也不退缩,他涨红了脸,高声怒骂:“确实如此,但九年前,武蔺就不该参合王庭之事,否则怎会被那些所谓‘杜马’逼到这幅模样?推进城士兵安在哉?!”

  推进城,武蔺军人抹不去的耻辱,北境主城被精灵攻下,守城节度使被剁为肉糜,全城大屠三日,可悲的是十五万援兵竟只是围聚在梁山之上,不敢向下驰援。

  曾宫羞愧,不再言语。

  就在九年前,精灵王庭北击龙门,南下缕拉肯,六大集团军各自出征,整个南大陆都被精灵铁骑火铳所震厉。

  也是因此,反精灵同盟建立,双方在龙门港大战,精灵舰队被歼灭。

  这是精灵王庭的首次大败,此次大败反而促成了精灵新兴商业贵族的崛起,以罗斯柴尔德为首的新军同旧王族军队大战,而武蔺好巧不巧的派出了一支千人‘军队’帮助王族。

  所以当新军胜利,‘国家杜马’正式作为精灵帝国的权力机构,当【平等宣言】从伊甸传到死灵界之时,人类被针对也是理所应当的。

  李响手上的纸币正式出自罗斯柴尔德银行之手,后者的银行与铁矿集团开遍了整个世界,即便是在极南的死灵界,高级天使们也是依靠这种纸币同外界交换物资,从某种角度上来看,精灵的纸币已经和最珍贵的矿物‘源石’相挂钩了。

  眼看观众席上争论越加火热,李响赶忙拍木:“昆仑不谈国事!”

  场上总算是安静了下来,躺在温柔乡里的九却伸出手来,指着银幕问道:“李响小哥,为啥这群精灵这么瘦弱啊?还有,他们的战马和八眼火铳呢?”

  随着九的发问,一席人才后知后觉的惊讶道:“对啊李响小哥,精灵素以善战为名,倘若不论那些天使,说精灵是世界第一大国也无可厚非,其八蹄战兽与高射火铳称得上是噩梦般的存在,千人大队的一个冲锋便可以直面那些远古的灾厄,怎么在这里,屑一郎的精灵大军如此羸弱,竟是连战争技术都不如人类了?”

  发问令李响难以招架,他只能尴尬一笑:“毕竟是宣传用的,有些水分也很正常嘛..”

  曾宫深以为然,当初他们跟随亚圣激战一队六百人的猎手团后备军,整整一万六千余人被那队军士缠住了三天,直到全灭之时都未曾有一人投降,可是自家军队却大概死掉了两千多人,这种战绩竟还被那群废物们宣扬成“与长生猎手团主力硬战一月之久,最终以牺牲两万六千人的代价击溃了敌方。”

  不仅能够得到武蔺之王的嘉奖,还顺带解决了吃空饷的问题,这可真是‘一举两得啊’…

  大家也都知道其中的水分,他们也就不再言语了,只是一个劲的褒奖李响老家的军队,悍勇无双。

  不过那电影也只是播放到了这里,后面本该出现的阿佐格半兽人大军并没有出现,李响也只是再度拍响惊堂木,随后重重说道:“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有些人耍赖式的起哄,毕竟来这里听这种‘新式说书’的费用也忒儿贵,回去了也是抱着老婆玩孩子,还不如在这里听北大陆的传奇故事呢,你别说,这震耳欲聋的音响和高清蓝光的视频真能让他们感受到一种莫名的代入感,初雪城近期的贵族沙龙聚会可多半都是在讨论‘如果你是长湖军的卡卡西,你要如何屠龙?’这种知乎式问题。

  毫无疑问,这已经成了顺丰城的潮流了,贵族们也都自欺欺人般的放下了前方的溃败战报,饶有趣味的听着手下的门客给自己讲述故事。

  不过李响切实有些累了,他摁了摁手机,投影仪关闭了,众人也都鬼嚎失望。

  “抱歉了诸位,在下也得去好好休息一下了。”

  他朝众人抱拳,参将曾宫,炼金术师万彻也都回礼,两人也准备回去好好骂一骂对方了。

  就在大家准备离开之时,一道严肃的声音却传来。

  “李响先生,你生的一副东人模样,为何故事里的传奇们都是金发长鼻的西人呢?

  “得,这杠精又来了..”

  李响有些无奈的笑道:“博南诺小姐,咱也只是个随大潮的说书人,我师父怎么交给我的,我就怎么说,这也不能怪我吧?”

  众人也是连忙点头,炼金术师万彻也替李响辩解道:“博南诺小姐,说书与炼金无异,都是要遵循父祖教训的,李响先生年轻有为,手中说书器具也是一代炼金大师作品,说不得是某个六七色阶的大炼金术师制作而成,如此勋贵家室,那定然是不能轻易修改古传的。”

  博纳诺也只是微微点头:“也是如此,请恕在下冒昧。”

  “何来冒昧之说?”

  曾宫突然站起,有些不满的说道:“博南诺家族东迁助武蔺,此非改古制?”

  万彻岂会让这家伙得意?他站起身来,毫不犹豫的同对方辩论,不过三五分钟,话题从文理古制转变到了‘狗东西看到精灵就尿裤子的废物!’‘垃圾炼金术师害死我精锐儿郎!’

  顺丰城说得上名字的大人物吵起来了,堂下众人岂敢参与?一不小心听到什么机密,那可是要被杀头的。

  李响见势不妙,也准备溜远点儿,当他正要疾跑之时,一只小手扯住了他的衣角。

  博南诺·瑟兰,这个博南诺家的二子面无表情,她轻声朝李响说道:“先生,要不我们私下谈谈吧?”

  李响只是愣了一会儿,随后直接扯开她的手,一脸的‘恕难从命’。

  身为一个中学教师,给女学生私下补课什么的可是大忌!

  就算穿越了也要遵守前世的道德品行啊!

  ps:李响给他们看得电影正是【霍比特人:五军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