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章 带着转换桌到型月

  雷雨交加的夜晚,传来啪啪的声音,并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声音,也不是雨水嘀嗒在房顶上的声音,而是敲键盘的声音。

  “呼~~~~”长吁一口气,男人锤了锤自己酸痛的肩膀,躺坐在沙发椅上,透过眼镜,看着面前电脑屏幕上那密密麻麻的的代码,男人无奈叹气。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又看了看旁边照片上那满头秀发的英俊主人公。

  男人陷入深深的沉默,久久没有言语。

  穿着白色的衬衫的男人,叫萧导。正如面前电脑屏幕上那些代码所证实的一样,萧导是一位程序员。从早上七点钟开始就在码代码,一直码到晚上七点钟才结束。

  好不容易放松的萧导,决定冲杯咖啡放松一下。端起咖啡,萧导熟练地打开某页面。

  “说好七点更新的呢?怎么又鸽了?”萧导骂骂咧咧地将咖啡放到一边的桌子上,然后屏幕的右下角就响起了消息的提示声音,看到熟悉的头像,萧导的眼神当中闪过一丝恐惧。点击忽略消息,然后,没过几秒钟,屏幕上方跳起一个语音接听。

  “......”萧导无力地叹了一口气,点开接听。

  “喂~~~萧导~~~~”电话的另一边,传来让萧导头疼的声音。

  “干嘛。”滚字咽会肚中i,萧导用不耐烦的语气回复着。

  “咳~额,那个,萧导啊。”

  “快说。”萧导揉了揉眉头,舒缓着自己的疼痛。

  “那个,服务器,又炸了。”电话的另外一边,传来心虚的声音?

  “哈----?!服务器又炸了?”萧导的脑袋顿时就炸了,自己刚码完代码,还没有好好休息一下,现在又出现这种事情。

  “都给劳资下线,我看看。”

  “好~谢谢萧导!”电话的另外一头说着就准备挂电话。

  “先别挂,怎么炸的?”萧导把咖啡放在一边,整个人又坐正,注意力继续回归到屏幕上面。

  “就是,开了一丢丢的机会方块,幸运方块什么的。”

  “一丢丢?!信不信我把你那一百个类型的幸运方块全给下了!”

  “不要----!”电话的另外一头传来强烈的反驳。

  “呵。”萧导冷笑地登陆后台,然后就看到了一大堆红色的报错。萧导现在所管理的后台,是一个叫做Minecraft的沙盒类生存游戏。萧导玩这个游戏已经九年了,而电话另外一头的那位也是如此。一起的还有几位志同道合的小伙伴们,最后大家商议下,才决定开一个服务器,然后大家一起游玩什么的。

  结果就是,那个叫七家的同学,在每一周目的整合当中,经常会要求加一些“projectE,projectEx,等一系列附属的等价交换mod,以及cyc循环,武器等级,战利品袋,能力等级提升,永久能力,等等一系列懒人模组,甚至,最让萧导无法忍受的就是,七家最喜欢往服务端扔一些奇奇怪怪的幸运方块,以及它的附属。”

  萧导知道的,幸运方块这种带着赌博性子的mod玩起来确实很带劲,但是,有时候这种mod对服务器的负担也很大。就经常出现炸服的情况。

  看着一堆报错,萧导无奈地翻开日志。

  “好家伙!这就是你说的一点点?!”萧导的声音炸了,后台看得一清二楚,七家直接用自己的op权限,偷偷用fill指令填充了半个区块的幸运方块,还是不防炸的那种,一个“~”号键下去,服务器不炸才奇了怪了。

  “咳!麻烦了萧导,呀!家人喊我吃饭了,等会儿聊。”急匆匆地挂掉电话。萧导头疼地看着那红色的一大片。

  十分钟后。

  自己打开游戏,刷新服务器,没有任何问题。萧导没有通知其他人,自己先进入服务器。

  ‘/give’萧导用指令给了自己一个便携转换桌,又拿了一柄虚空稿。虚空稿挖东西很快,但是,挖什么都不掉落,可谓是刨坑神器。

  “这东西,魔力就这么大嘛?”萧导又给了自己一组的奇怪幸运方块,这是萧导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幸运方块,萧导不禁疑惑地看着这方块的图标。

  一柄巨剑,插在一个杯子上,就如同永久能力的杯子那种圣杯。

  “难道,是开能力的?”萧导喃喃道,常年混迹mc界的萧导,自认为对于幸运方块这种东西,还是很了解的,而他的印象当中,从来没有一个幸运方块能跟面前的这幸运方块对上勾。

  ‘开一个看看。’萧导点击鼠标右键,将奇怪的幸运方块放置在地上。

  ......

  “嘀嘀嘀!”警报声响起,一群穿着红色衣服的科学家们紧张又忙碌地看着面前的仪器。

  “怎么了怎么了?”为首的科学家刚上完卫生间回来。

  “不好了,博士!编号为蜘蛛的火星因为米彗星的影响,而产生了时空扭曲,即将撞到繁星!”

  “天呐,这两颗星球碰撞所产生的伦达陨石群,会给我们带来巨大的损失的。”

  “有办法修正吗?”博士严肃地走到最前方,看着屏幕上,那蓝色的彗星,与两颗红色的星球。

  “不行!现在正是被诅咒的红历七点。扭曲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

  博士的心都凉了下来。

  他们是这个国度最顶尖的科学家们,他们所研究的东西,也是秘密进行着的对空间与时间的研究。所以,对被诅咒的红历七点这种东西,他们都是深知其含义的。

  ‘红历七点,深不可测。大量数据表明,有很多人在这个被诅咒的时刻,会产生时空扭曲的现象,尤其是那些探险外星球的勇者们,经常会在红历七点发生迫降类型的悲剧,然而,大量受害者的数据表明,在红历七点,会发生一些无法预知的事情。就比如,当事人觉得只过了一晚上而已,甚至只是睡了一觉而已,而现实中,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星期。’

  博士的拳头紧紧握起。对于这被诅咒的时间,博士内心还是很没底气的。

  PS:新人新书,求支持,老夕阳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