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近府园

  长津永安十七年(2021年),立夏

  傍晚时分,由于工作缘故,所以我就乘地铁,来到了津州港市的临江区。

  “去往临江区政府、市第一医院、津州港大厦的乘客请准备。列车即将到达:临江站,请小心列车与站台之间的空隙。”

  于车厢内,我在听到这声报站后,就看向了车门处,并预测着我与其的距离,以确保门开时,我能从此刻所处的人挤人的车厢中成功出去,且不至于被入车的人群又挤回来。

  片刻后,车门开了,我就努力随着涌出车外的人群,离开了车厢。

  “好险啊,差点就出不来了。”我在拥挤情况并不比车内好多少的地铁站里如此庆幸地想着,并朝着扶手电梯处走去。

  大城市病的“症状”之一——交通拥挤问题在津州港市愈来愈严重了。虽说政府对此也出台过多项应对方案,但效果都不太显著。

  出了地铁站,我便来到了盛世广场。

  这里及其附近是临江区乃至津州港市最繁华的地带,所以行人众多。置身于此,常能使人感受到自己的渺小与平凡之处。

  由于离上班时间还早,所以我的脚步并不用似旁人那般匆忙。

  漫步于广场上,时不时望着日落斜阳的苍穹,我不禁地开始思考起我现在的生活是否真的有意义。

  干着不出问题就差不多是铁饭碗的工作,拿着不涨不降的一笔笔月结工资,业余时间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电玩——这有意义吗?

  “有吧……”我在心中如此自答了一句,就笑了。

  但不是因为答案,而是因为我这次无聊的胡思乱想。

  毕竟自究心底,如今的生活对于我而言已经是非常满足了。倘若说需做什么较大的改变,我可没这勇气。

  想到这,我就止住了对生活的思考。走到一张长椅处,坐了下来,悠哉地看着来往的行人与即将消逝的晚霞。

  过了片刻,就在我准备起身离座之时,从人群中突然出现了一位拿着腹语木偶的少女。

  这位女孩个子不高,长相可爱,留着如波浪般的栗色微卷发,穿着一条应季的白色连衣裙。

  而她所拿着的木偶,则是一个较老式的西洋木偶,由木制的身体和一套小型的燕尾服组成。

  见那女孩正朝这边走来,出于好奇心驱使的我便暂时放弃了离开的想法。

  且不出我所料,她也正打算坐于这张长椅上。

  “你好。”她走到长椅旁时,就指着我身边的空位,向我问道,“我能坐在这吗?”

  “当然,没问题。”

  我说着,并往旁挪了一下,然后便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谢。”

  她微笑着向我如此说道后,就坐到了我的身旁。

  随后为了以防让那女孩产生不适感,所以我很快的就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手机,试图集中注意力,刷着已有九十九加信息的工作群。

  但是,我却还是难以安下心来。毕竟那群歌伎私底下发的土味表情包对我而言,远不如此时近在咫尺的奇妙少女有吸引力。

  所以,我便打开了一部先前已缓存好的电影。

  片刻后,就在我快着迷于这电影中实打实的打戏桥段时,从身旁突然传来的一段老头声瞬间让我愣了一下。

  “大家好呀!我是杰克,而我身旁的这位小丫头就是……算是我的朋友吧,她老是粘着我的,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因为我太迷人了吧。唉~真拿她没办法~”

  我震惊不已地转过头看去,发现这段话竟是我身旁的女孩所操作着的木偶“说”的。

  此时那位女孩还用左手拿着手机,将前置摄像头对着自己和腹语木偶,正录制着她的表演。

  而她不远处的周围,也有着几位被吸引了的路过之人。

  “这不比电影有趣?”

  我如此想着,并放下手机,准备静静地看着女孩的表演。

  可她应该也是听到了我的动静,所以随即关掉了摄影软件,转过头来看向我。在与我相视了几秒后,她就抢先道歉说:

  “对不起,是我打扰到你了吗?”

  “没有没有,不是。”而我则摆了摆手,“我只是想看一下你的表演而已。”

  “哦,原来是这样啊。”她说到这,就对我报以了一个甜美的微笑,“谢谢你的捧场。”

  “不用谢。只不过说真的,你刚才那个腹语说的真不错呀,我都差点以为还真有个老人家过来的说。”

  而她在听到我的这个赞扬后,便笑着谦虚道:“这你过奖了。”

  “没有没有,是你过谦了。对了,你刚才是在直播还是在录视频呢?”

  “额……两者皆有,可其实差不多都……只是在玩而已。”

  “这样啊,但刚才的确挺棒的不是吗?继续加油吧!”

  “谢谢,我会努力的。”

  “好。”我点了点头,然后又继续道,“还有……你的木偶也挺可爱的。”

  “哎!你也这么觉得吗,太好了!”

  随后,她就操作起木偶,并用腹语为其配音道:

  “唉~你这人,你竟然说我可爱,哎哟我去!我都一把年纪了,老人家可受不了这种话……好吧,我承认,我确实很可爱。”

  在见到这段挺有趣的即兴表演后,我不禁的噗嗤一声,笑了。

  之后,我便随手看了看手机,发现快到上班时间,也就起身离座,对她告别说:“抱歉,我得走了,再见。”

  “好的,拜拜。”

  在与这位女孩互相挥手告别后,我就开始前往了我的工作地点——近府园。

  近府园以邻近原怀庆国民政府驻地(现津州港市政府所在地)而得名,是专供高官显贵聚会商谈之所。

  自上世纪早期起,我的母家就开始世代经营这家隐于市的顶级餐厅。并且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所以历史系毕业后正愁找不到工作的我就得以当上一位小管理。

  当夜幕降临时,我终于走到了这近府园的正门处。

  近府园的正门为屋门样式,由坚固厚重的木门配以硬山顶门檐。

  虽说在长津大岛的古代仅有贵族之邸可用此样式,只不过于现在而言,则略显得有些低调甚至是不起眼了。

  但是,除开文物价值而言,这正门实际上也能说明现今近府园的特点——低调于外,但也不会让客人感到有失身份。

  刷了感应卡后,我就推开门扇,步入园内。

  正门后是一处小庭院,院中有一池塘。除却几盏石灯和一棵柳树外,该院便没有什么其他较显眼的事物了。

  池塘旁有园内的一部分建筑,皆是古式的,沿着一条石板小路走去便可至其一门前。

  可就在我刚于这小路上没行几步时,从我的身后便忽然传来了一句招呼声——“嗨!是文哥吗?”

  而我随后转身,就看到了一位相识的安保人员,“哎!阿程,你怎么在这?”

  “我刚下班,正准备回去。”

  “这样啊,今天来的客人多吗?”

  “不多,白天就几位富商,其中有位是寺家的家主。

  还有,刚才也来了一位,是顾家的四少爷。”

  “顾家的四少爷?”我这时突然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他来这干嘛?”

  “说是来寻乐。”

  “来寻乐?那他干嘛不去望仙街那边啊?哎呦喂……咝~希望别出什么乱子啊。”

  “的确。”

  “算了,我现在先去看看情况。拜拜了阿程,你也快回去吧,别让你女朋友又等急了哟。”

  “啧~咋又提这茬啊。”

  “不提这个我也提不了啥了呀。”

  “那好吧,知道了哥。明天见,拜拜。”

  “拜拜,明天见。”

  在与阿程道别后,我就继续从小路往园内建筑群走去。

  可就在我刚推门进入玄关时,面前的那条走廊上便响起了一阵急促地脚步声。

  此刻,我不由的开始意识到可能已经有事发生了。

  随后,当脚步声至玄关前时,我就看到了我手下的一位歌伎。

  而她这时也见到了我,并随后连忙向我说道:

  “文哥,不好了!若梅姐跟客人起冲突了!”